• 《军情解码》(五):聚焦实战化训练提高战斗

    2018-11-23 17:57:52

    今年1月3日上午,隆重举行2018年开训动员大会,中央总、国家、习向全军发布训令,号召全军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和新时代党的强军思想,全面加强实战化军事训练,全面提高打赢能力

      今年1月3日上午,隆重举行2018年开训动员大会,中央总、国家、习向全军发布训令,号召全军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和新时代党的强军思想,全面加强实战化军事训练,全面提高打赢能力。

      “作为作战部队,落实习的要求,最主要的落脚点是实战化训练”,全国代表、北部战区海军副司令员兼北部战区海军航空兵司令员吴海波指出,推进实战化训练要突出三个抓手:首先要认真落实习和要求,发扬一不怕苦、怕死的战斗,勇于克服困难,勇于超越对手;其次要组织带有实战化背景的演习演练,比如复杂气象条件下的演练、突防突击、对抗演练;再次要建立机制,比如联训机制、协调机制,完善优化评估手段和机制。

      吴海波认为,当前部队实战化训练形势良好,进步很大,“一是能够主动在复杂下开展训练;二是实弹演练,比如根据新大纲要求,每个飞行员或者每一个作战单元,在大纲范围内,每年都要进行实战化训练;三是组织机动性训练,使部队能够做到召之即来、来之能战;四是各级指挥员能够主动参训、组训,比如对舰载机部队司令、飞行员的训练标准要求都一样,改变了领导光动口、不动手的旧局面。”

      作为连队军事主官,全国代表、火箭军某旅连长尹东善于从小处着手,在落实上级要求的一些动作上深入研究如何落细落小落实。近年来,他所在的连队不断地去摸索施训新方法、新子,现已形成两个。

      一是要把上级的决策,根据本连队的特点特征,进行差异化的细化落实。他举例指出:“比如说条令条例的落实方式方法,对于不同连队是不一样的,一定要结合本连队的实际情况进一步的细化,才能成为一种可操作的方法”。二是要跳出问题看问题,既要埋头拉车,又要抬头看。他认为很多问题需要现代的方法来解决。他向记者举了一个例子:过去只要拿张纸就可以统计连队训练情况,但这种方式已经完全不适应现在的训练要求。以后,实战化训练的强度、力度、难度、深度、广度都非常大,随之连队训练产生了大量的数据。如果靠过去那种纯人工的方式,根本实现不了数据的采集和分析,于是军事训练管理系统也就应运而生。所以他认为现在就应该在训练中使用一些新手段新方法,更好地提升训练成绩。

      “过去发射实弹可能就是纯粹的打弹,跟实战要求差距非常大”,尹东如此表示,但到了2014年,所在连队参加演习就变成了随机抽点发射;而近两年,参加实弹发射任务都是按照全流程全要素考核的方式进行的。尹东说:“通过这样一个实战化的训练,战斗力有了质的提高。”

      “以前一些高难科目每年保持飞过即可,现在很多高难的科目已经逐渐成为日常科目,而且对飞行员自主准备和自主研究的能力要求越来越高”,全国代表、空军某部歼击机飞行员张潇告诉记者,实战化训练就是为了时刻准备战斗。

      在一次战斗值班中,张潇正好遇上外机抵近侦察,张潇沉着应对,空中取证,并做出一系列动作进行驱离,“那一刻,我发现我们和战争挨得很近,随时都可能擦枪走火”,张潇说。

      十九大报告和工作报告中均提到练兵备战,张潇对此深有感触。随着联合作战能力要求的提升,如今同陆军、海军等其他军种进行跨军种训练比以往更多了,也更加贴近实战化。